开启辅助访问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手机版
查看: 495|回复: 8
收起左侧

[同人佳作] 辣鸡写手,随便写写……

[复制链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296566
经验
6
人气
0
人品
0
发表于 2019-1-12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是回想起二十四桥那个撑着篙歪着头笑的人,也不是不怀念的。
(一)
第七年了。塞北的林场落了不少叶子,我看不惯那悲凉的色,头一转,别了几座青山 ,骑匹瘦马回了江南。
江南还是旧时的样子。
天高云淡的,绿树成荫,船家 试探着问我要不要撑船。左右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索性应了一声,叫他顺我到二十四桥那边去。
路过西子湖的时候又不想走了。便喊船家同我一道喝酒。
金陵的秋花酿出了名的不好求,好在今年和老板交情不错,他总算愿意给我留点。
渐渐地,他也不问那个人的去处了。
不是不怀念的。
亭上还是有人在打坐,朝远方眺望的时候,还以为天下真的那么大,满腔的豪气,只管自己敢往前闯。亭下几个人摆开了八仙桌,桌上摆开了瓜子花生油纸包着桂花糕,闻着味道,想也是二十四桥边那个老妇人的手艺。
可想二十四桥应当也同往常一样,应当也是人来人往,有人掐起嗓子唱苏腔,又小贩在薛家叫卖,有人在演武,有人吹洞箫……也有人,在划桨。
明明划得不好,还偏要使篙。
剩下 的半壶秋花酿埋在了薛家庄的一棵古柳下。
掘土的时候居然还有一瞬间的期待,期待下一秒,剥开松土会有莹白的玉葫芦。
月明风清,我卧在登剑阁最高的屋檐上。自己也不清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296566
经验
6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回想起二十四桥那个撑着篙歪着头笑的人,也不是不怀念的。 (一) 第七年了。塞北的林场落了不少叶子,我看不惯那悲凉的色,头一转,别了几座青山 ,骑匹瘦马回了江南。 江南还是旧时的样子。  天高云淡的,绿树成荫,船家 试探着问我要不要撑船。左右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索性应了一声,叫他顺我到二十四桥那边去。 路过西子湖的时候又不想走了。便喊船家同我一道喝酒。 金陵的秋花酿出了名的不好求,好在今年和老板交情不错,他总算愿意给我留点。 渐渐地,他也不问那个人的去处了。 不是不怀念的。 亭上还是有人在打坐,朝远方眺望的时候,还以为天下真的那么大,满腔的豪气,只管自己敢往前闯。亭下几个人摆开了八仙桌,桌上摆开了瓜子花生油纸包着桂花糕,闻着味道,想也是二十四桥边那个老妇人的手艺。 可想二十四桥应当也同往常一样,应当也是人来人往,有人掐起嗓子唱苏腔,又小贩在薛家叫卖,有人在演武,有人吹洞箫……也有人,在划桨。 明明划得不好,还偏要使篙。 剩下 的半壶秋花酿埋在了薛家庄的一棵古柳下。 掘土的时候居然还有一瞬间的期待,期待下一秒,剥开松土会有莹白的玉葫芦。 月明风清,我卧在登剑阁最高的屋檐上。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来干嘛的,大概是来数星星的吧。当年薛宝宝数星星是为了等哥哥,我又在等谁。 江南的天不如塞北的高,也不如塞北的远,偏偏就离得这么近,深蓝的绸子就这样铺在眼前,落满了星子,成片的闪烁着。 抬手覆上眼,隐约还是那个人的样子。 那个人爱喝的酒,那个人爱看的天,那个人躺过的屋檐。  不是不怀念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3.渐入佳境

Rank: 2Rank: 2

UID
8420428
经验
111
人气
0
人品
40
发表于 2019-1-13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手动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4.炉火纯青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420681
经验
744
人气
0
人品
300
发表于 2019-1-13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n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6.登峰造极

Rank: 5Rank: 5

UID
2443264
经验
4650
人气
0
人品
140
发表于 2019-1-13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3.渐入佳境

Rank: 2Rank: 2

UID
9034323
经验
110
人气
0
人品
0
发表于 2019-1-1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296566
经验
6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我明天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296566
经验
6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别了那个一瘸一拐的姑娘,我回头望向青山。山穷水复,也许她就在某个柳暗花明的地方,还是旧时的笑,干净,不羁,张扬。 (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听见下面有人在求救。准确地来说是被她的求救声吵醒的。跳下去一看,一个穿着千铃衫的姑娘正可怜巴巴地把我望着。 顺手坐下救她。 她该庆幸我没有起床气。  不料翻个包裹的功夫,她就换了身衣服。 从头到脚散发着富婆的气息。 手里一盏九歌 格外醒目。 斯情斯景,真是格外熟悉啊。  “喂,臭秃驴,你放才在上面做什么?”  我能说我睡觉被你吵醒了吗? “我去给你拔点药。” 半刻钟后回来,她肩上停了只金丝雀。 我摸了摸鼻子,我可以绑架她然后找她帮里要赎金吗? 把她的腿上好药,准备出去猎只野兔回来当午饭。 “喂,呆子,你去哪儿?”声音听起来并不友善。 “你不吃饭?” “金风玉露团,谢啦。” “没有。”相似的遭遇,怎么遇到截然不同的人? 处理兔子的时候还是在走神。 “你手艺不赖嘛。”她抽了抽鼻子,伸手靠近火堆取暖。 “一般。”再往兔子上刷一层油。 “呆子,呆子。”她摇摇头,回头去理那一堆草药。理了一会儿,又问我,“呆子,你的名字是什么?总不能一直叫你呆子。” “小僧圆空。”拿树枝戳了戳兔子的背脊,又翻了一面,嗯,差不多快熟了。 “什么嘛,”她撇了撇嘴,“天底下十个和尚八个叫园空。” 我将烤兔从火上取下来,扯下一只兔腿递给她。 她取了一朵荷叶包住,“呼哧呼哧”地吹着气。 “我说真的,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救我也费你一番功夫,总不能白欠你一个人情。”她吃完那只兔腿,毫不客气地又将另一只扯下来。 我将兔子架上的肉一柳一柳地撕下来,放在荷叶上。送佛送到西,干脆把她的晚饭一同解决了。 下午在竹林里练了一个对时的棍,便拾掇拾掇跟她辞行。 “我说,呆子,”她看了我一会儿,“我们云梦里的师姐中鬼才不少,也有会酿忘情水的,我帮你求一瓶做谢礼如何?” 我顿了一顿,说,“不用。” 她叹口气,“你又忘不掉她。” “呆子,那么执着不好,”她把传音玉递给我,“特别是你们这些秃驴,放不下,就六根不净,修为也提不上去。” 我将斗笠戴上,“不劳姑娘挂心了。” 她把传音玉塞进我手里,“拿着吧,温家别的不好使,就传音玉好用。” 我看了看传音玉上泛着冷光的“薇”字,朝她抱了一拳,“少林弟子,宋闻舟。” 她笑着回抱一拳,“云梦温氏,温采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296566
经验
6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个格式让我自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论坛APP|公司简介|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易游戏|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14-2019 16163游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71-89853167 举报邮箱: jubao@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