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手机版
查看: 309|回复: 3
收起左侧

[小说已完结] 献给我的小伙伴绕梁小姐姐和小九九

[复制链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677867
经验
13
人气
0
人品
10
发表于 2018-10-1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只白色灵狐静踏在森林里,从树丛间突然蹿出一只吊睛白额的白虎,咆哮着向它慢慢踱去。白狐两腿发软弓着身子慢步向后挪步,那白虎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去。
   巨大的响声从云霄发出,一颗陨石不偏不倚砸在白虎的身上,被压得粉身碎骨。幼狐吃了一惊,缓缓站起身打量着陨石。
   突然陨石的外层脱落,变成了一块大的晶石,将幼狐的面庞映下。那晶石中出现了一个蓝发俊面的少年,光着身子蜷缩在晶石中双目紧闭。
   那幼狐好奇地歪着脸看着。伸出右爪轻触着晶石,紧接着晶石开始颤抖,慢慢破裂,最终那少年躺在了晶石的碎片中没有一丝生机。
   幼狐绕着少年转,用鼻子嗅了嗅,接着一道白光将它围绕,待白光消去,那白狐竟成了一个少女,乌黑的及腰长发,纤细袅娜的身子,性感楚翘的嘴唇,灵动的眼睛四处观察着,正一丝不挂的坐在晶石碎片中。
   少年消失了,自己成了人性。原来是她吸收了少年的阴气以及白虎百年的灵力和修为使他变成了少女的模样。
                                             
   殷商时期,商纣王统治残暴,使得百姓苦不堪言。妖族虽与人类交往甚少,但一次纣王军队出征中途,她亲眼目睹了族人被无情残杀,她怒了,一股力量从她体内爆发,族人被杀之痛使她下定决心诛杀纣王。
   她自取名为九儿。得知商纣王是纯阳之躯时,她便已经决定以自己弱小的力量夺走纣王的力量。
   告别族人后,九儿独自踏上大路。不多久便遇到一位男子,她见他好生面熟,好像在几十年前见过一样,便走到他身边,轻声唱个喏:“请问公子往哪去?”那男子忙还个礼:“姑娘,在下是镐京人士,那诸侯姬发断了我的财路,欲望殷都去做些生意。”
   九儿听到,高兴坏了,也不用麻烦羽族探路了,喜出望外:“太好了,我也想玩那去了,公子与我一同前去,路上也能做个伴,可好?”那男子有些犹豫:“这,男女有别......”九儿听了,忙说:“公子言重了,奴家往那殷都去,只身一人,只恐遇到绿林强盗......”说着单手掩面欲做哭泣状。
   男子见状,忙说:“若是姑娘不介意,再也愿做姑娘的贴身护卫”
   两人走在大道上,九儿得知男子名唤林尧,自幼习武,后跟着父亲做了生意。
   林尧虽一身浩然正气,但走路像是浑身不自在似的,一直和她保持着距离。九儿觉得好笑,忍不住去逗逗这男子。
   “天怎么突然乌云密布了。”九儿走在林尧身后,突然说道。那林尧抬头看天,万里无云根本没有乌云,心中纳闷脚下突然被绊倒。原来是九儿施法把路旁的一根棘拉到了他的脚下。看着林尧的样子,九儿憋着笑跑上前去假装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没事没事。”林尧应着,可膝盖已经有一大块擦伤并且流了血。
“我替你拔掉她”九儿说着转过身欲拔那棵棘。却不小心自己被刺到,那棘的针刺已经渗进指尖,开始流血。
  林尧见状,爬起来看到她流血的指尖,慌忙抓住他的手,用嘴去吸她指尖的血液,然后吐出来。
  “这是幽棘,它的刺有毒的”林尧如是说到
  !自己只是图好玩,没想到,拉到毒棘把自己害了?差点把自己玩进去了。
  九儿出神得望着他的脸,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似的......
  林尧见她看得出神,才发现自己好像莫名其妙打破了封建礼节什么的,把手缩了回去,从腰间抽出宝剑,将那幽棘斩断。他对九儿说道:“你就在此地先休息,我去给你寻些草药来。”
“嗯嗯。”九儿眼泪巴巴的望着它,她还不想做一只早死的低修的小狐狸
做了几句简单的嘱咐后,林尧便去寻药草了,九儿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打坐调息。“没想到这个男人人还挺好的。”
不过几时,他回来了,摊开九儿的手,纤细的手指上一条条紫色的雪络已经蔓延到食指的关节处,他把草药和着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后吐出来,敷在她食指的受伤处。
九儿叹了口气,敷药的时候伤口真的好疼啊。她强运着内丹将这股疼痛感压了下来。
“疼吗?”林尧边帮他敷着草药边问道。
“疼!”换做是谁都疼好吗!
  “你很坚强。”林尧看着她的伤口,自己也曾经历过这种痛苦,不由得开始佩服眼前这位女子。
  废话,我要是不装坚强还能直接说我用内丹压住了疼痛感吗,那不就被你们拉去做狐狸皮衣了好吗!
                                          
  两人于路无话,一日走得甚远。天已将近傍晚,正巧路过一家驿站,两人便决定在此稍作歇息,明天起来接着赶路。
  林尧买了些吃食,请九儿一并吃了,觉得有些困倦就让她早点睡自己便回房睡觉了。九儿当然并不安分,一会儿偷听隔壁桌谈话,一会儿又趴在桌上嗅嗅没喝完的酒,随后又捂着鼻子。
  看着桌子上的九根筷子,口中念念有词,显然她已经有点无聊了。
  她无奈,只得回房睡觉。突然停在房门口,灵眸转了转,便小步小心翼翼地走到隔壁——林尧的房门口,稍推一下门,那房名便被打开了一点。她两眼透过缝趴在门边“暗中观察”。此时林尧还没睡,只是解了宝剑脱了衣裳坐在床沿,裸露的上半身如此见状,九儿有些怀疑他不是商人
  林尧正在冥思,全然不知九儿正暗中观察。他从身后拿出一颗精致的石头,口中念着:“姬发大人让我保守前去刺杀纣王的任务,今早我只骗那姑娘说我的去殷都的商人,却被她看到我使剑斩棘,怕被她发现我的身份,只能......”说罢便去摸身旁的宝剑。还没等他“明早快马加鞭先她一步走。”这句话说出口,九儿以为要杀她灭口,手一抖,门便被她推开了。
  看到九儿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林尧慌忙将那块石头收在身后,问她:“九儿姑娘为何来此?”
  九儿眼睛转了三转,“我......我是来看看你睡了没有,嗯!”便不要意思地笑起来。
  “在下正要睡了,不知姑娘还有事吗?”说着右手按在宝剑上,被九儿看到了,以为他要动手了,强装镇静跑到他身旁,一脸惊讶状:“你这柄宝剑真好看”也坐在床上。林尧更紧张了,生怕秘密暴露,但还是自觉地向另一边挪,保持距离。
  空气中突然起来一种暧昧的气息,他不经意间瞟了九儿一眼,她明眸皓齿,冰肌玉骨,水润通灵。虽然衣裳遮蔽,但她那紧身的杀意仿佛能使他隐约看到里面。他不敢再看,此时两人许久没说话,他突然发现九儿正盯着他的双眼,她的眼眸很深邃,眼神十分妩媚。
  林尧身体发热,似入了魔的,如饥似渴的扑向九儿。她边伸手抵挡,边叹着气。
  “本来只想催眠的,又被魅惑了”
她向他的口中吹一口气,很快林尧坐起来开始清醒。九儿也不理衣服,趁他彻底清醒前爬去床角,拉起被子的一只角掩住身体嘤嘤地哭了起来。
听到哭声,林尧摇摇头。“我刚刚怎么了”他自言自语。他扭头看到了床角哭泣的九儿,又猛地抬起头,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没有穿衣服,身体有一股余温,又瞄了一眼床角“泪如雨下”的九儿,半晌反映过来。
我该不是把这姑娘给......
糟蹋了???
虽然不敢相信,但身后女子的哭泣已经足以证明事情已经发生,他仰天长叹一口气,侧过脸对九儿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原本以为她会哭得更厉害,没想到她反而停止了哭泣。她心里憋笑,可怜巴巴地说:“真的吗?”林尧狠狠地点了点头:“嗯,我保证。”他接着叹了口气,“不过我必须去殷都办一件事情。”“如果你办完事情丢下我怎么办”九儿心中笑不止,继续装可怜地问他。没想到他紧张起来:“不会的,我断发为誓若辜负于你,断首如断发!”说着便抽出利剑将自己的一撂头发割下,放在掌心给她看。九儿被他大义凛然的样子吓到了,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林尧皱眉。
“你笑什么”
“好啦好啦不闹了”九儿放下被子扯了扯衣服,两手擦了一把憋出来的眼泪,“其实你没对我怎么样。”
不知道林尧感觉怎么样,可能是大起大落,还是大落大起?只想似乎被人耍了,生气地将宝剑扔在地上。九儿见状爬向床沿。
“别生气嘛,多好玩呢,快坐。”说着拍了拍床沿。
林尧没说话,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喂,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什么?”
“就你刚刚发的誓啊”九儿急了,她觉得已经有些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林尧楞了楞,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当然会了,君子驷马难追。”
“太好了!”九儿激动道,“那你是不是可以不灭我口了?”
“什么?灭你口?”
“我偷听了你的秘密,你难道不是想杀我灭口吗?”
林尧哭笑不得,本以为遇到一个逼婚的痴情少女,没想到是一个懵懂的“傻白甜”。他只得笑笑,只是得知秘密被偷听,内心有些疑虑。“什么秘密?”他试探的问道。“就你要去刺杀纣王的任务啊!”九儿顿了顿,她躬身趴在床上,声音压得更低,“其实我也是想去杀纣王的。”
林尧听了,大吃一惊:“姑娘,玩笑话可说不得。你一介弱女子,怎么去杀残暴的纣王?”
“实不相瞒,奴家奶是一狐妖。”九儿冷静地说。林尧内心自然不相信:“姑娘莫要唬我,在下又不是五岁孩童,这世间确实有妖,然而我见的妖不像你这般生的端庄。”九儿见他不信,便现了真身:一只通体雪白的灵狐,一条白色尾巴的末端一点红色格外惹人注目。
林尧见了十分惊讶,但他不害怕,反而蹲下身去抚摸它的小脑袋逗逗它的下巴,那白狐也温顺的像只小猫绕着他的大腿蹭。不久跳在一旁现了人型。
他站起来,九儿骄傲地说道:“现在信了吧。”他点点头,转而又对她问:“我只纣王昏庸残暴,我家主子让我了解他,你又有与纣王又什么恩怨?”
两人当晚商量好计划之后,旦日接着赶路,过不多日,便已经到了殷都。
城门大开,林尧像城门边守卫悄悄给了些钱,对他说道:“在下周之使者,奉主子姬发之命,像大王供奉美女。”那守卫打量了一下一旁蒙着面纱的九儿,见她相貌非凡,便对林尧抱了一拳:“请随我来。”
殿内金碧辉煌,那凶蛮残暴的纣王坐在大椅上,两边拥着两位美女。守卫跑上,下跪道:“大王,有位周国使臣带一绝色美女见您,说是周王的献礼。”纣王听后哈哈大笑:“这个姬发啊!我说他怎么不朝见,没想到别有用心,快快快,请上来!”守卫便退出请二人进殿。
二人进殿后按规矩行了礼。纣王双手扶椅,瞪大了眼睛看九儿,即刻下位快步走到九儿面前,嘿嘿笑道:“小美人,叫什么名字?”九儿提前施了术,使自己的声音更加妖娆:“回大王,小女名叫苏妲己。”
那纣王听到这般美艳的声音,全身酥软,兴奋极了:“美人,我们去里宫。”便搂着九儿向内宫走去。她向后望,看到林尧担心的的眼神,向他微笑点了点头,便消失在了拐角处。
林尧被赶出了大殿,只得守在门外。他四下观察,纣王营处处重兵把手。
苏妲己被纣王带去里宫,纣王便急不可耐地伸手想去剥她的衣服,只见九儿不慌不急说道:“大王别急嘛。”便右手勾着纣王下巴慢慢往后退,那纣王也跟着她。她坐在床沿伸出脚来,纣王便俯下身去,九儿默念心决,又勾住了他的下巴,与纣王的脸挨得极近,对他说道:“大王您看,这是什么。”说完向纣王口中吹了口气,那纣王便瞪大了眼睛,一颗火红色的珠子从他喉中出来,悬在空中,九儿看到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得吞了它。
纯阳的内丹并不安分,她觉得喉中似火烧,愈发难受,九儿打算强压下去,但这疼痛感愈加剧烈,她双手抚着喉部躺在床上娇矜起来。
这呻吟的声音使门口的守卫听到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便知趣地走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疼痛渐缓,九儿便爬起来端坐在床上调息,不一会就将它打压下去了,只是满头大汗,她也不顾这些了,想到林尧正在外等候,稍作梳理就开门走出去。
关上门,廊桥的最尽头有两个守卫的士兵,她走过他们,转过拐角。
确认不在视野之后,九儿的心跳得更快了,她开始奔跑,跑至大殿,发现空无一人。出门后终于看到苦苦等待的林尧,他见她满头大汗问道:“怎么回事。”九儿喘着气:“纣王被我杀了,吞内丹的时候出了些问题,现在没事了。我们快走吧。”林尧拉着九儿镇定地穿过营中,旁边的士兵都看着他们,直到后面传出“不好了,大王被杀了,是那个妖女!”军士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长矛刺向他们。林尧大喝一声,抽出宝剑将四个军士杀死,马上拉着九儿的手向右边跑去。
那是一条长长的巷道,直通城外,是林尧闲逛时发现的。如今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多,林尧拉着九儿跟着她的速度跑着。
“先杀了那个妖女!”听到身后的声音,林尧侧身一看,发现三根长矛正与九儿近在咫尺。他瞪大了眼睛,已经来不及拔剑挡矛。他把九儿向前一推,自己身体往左倾。九儿摔倒在地,等她回头时,林尧已被三支长矛刺穿胸膛。
他的身体一震,长矛已被拔出。三个士兵向后退,九儿忙爬过去,林尧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他的手向前伸,松开的手中是一颗石头,上面刻着“苏九儿”。她拾起石头,摇摇他的身体,没有动静。
“喂,你醒醒,你说过要对我负责的。”她哭道。看着他的脸,真的好像....好像,几十年前救她性命的那块晶石。
她大悲,慢慢站起来。“啊~~”的一声,发出惊声的尖叫,巷道口吹来一股强大的风,将她散乱的头发吹得向前指,直指面前的这一群士兵,士兵们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
九儿吐出纯阳的内丹,内丹化作一个通透的球向士兵冲去,一看见这一情景,士兵们纷纷想往后蹿,可那球早已透过每个人的身体。顿时士兵们皆自燃起来,惨叫声此起彼伏。
九儿挽起林尧的尸体,露出了九条毛绒绒的白色长尾巴,扶着它向外走去,出口的风将她的头发吹得凌乱,林尧伸出右手把它梳顺了。九儿惊讶地望着他,他对她笑了。她眨眨眼睛,林尧便消失,有的只是一具尸体。
他的尸体仍在淌血,将她那九条魅力的白色尾巴染成红色。她的眼眶噙满了眼泪,两人迎着夕阳,向森林深处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玩家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2926819
经验
7826
人气
0
人品
1405

楚留香|签到徽章

发表于 2018-10-1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8-10-1 21:24
阿鲤阿鲤阿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7677867
经验
13
人气
0
人品
1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论坛APP|公司简介|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易游戏|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14-2018 16163游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71-89853167 举报邮箱: jubao@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