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手机版
快捷导航

查看: 1339|回复: 1
收起左侧

[小说连载中] 【江湖笔墨客】【连载中篇】天未白,夜未央(五)

[复制链接]

◤ 江湖笔墨客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7075608
经验
95
人气
0
人品
20
发表于 2018-7-24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病人的情况看起来的确不算好,某些部位尤其是四肢,会随着获病时间的增长而使得皮肤出现溃烂。过于潮湿的泥土房中混杂着皮肤腐烂的特殊味道,让人的鼻子有些难以适应;病人的眼中出现的是了无生气的模样,仿佛他们自身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得到拯救了一样,看到我和小鸡同时出现的时候,他们的目光更多的会转到小鸡的身上,准确来说是转移到他那光溜溜的头上。
这个村子里的人少,有信仰的人也少,而且听说隔壁是一个被邪教占领的,信奉邪神的村子,因此村民们就更加缺乏信仰了,这是我在给一家孩子看病的时候,他们家的老人和我们说的,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曾外出过,他去过江南,知道佛家弟子,看到云衡的时候,他明显有些欣喜,他说他不信佛,但是他喜欢这个宗教的教义,他曾经在西南听过和尚传教,只可惜那个时候的他已经经历了太多,信不起了。
离开了村民的家中,我和小鸡的心都有些沉重,看他的脸色就能看出来,还是我太天真了,看过那些步入晚期的瘟疫患者,有些束手无策,这根本不是普通的瘟疫。这个瘟疫太过奇怪,前期,中期和晚期,三个不同的阶段呈现出的是全然不同的模样。
“你有什么想法吗?”
小鸡这样问着,他的声音温润而柔和,此时此刻带上了一丝沉重,尽管如此,还是让我的心情好上了几分,他并没有像我那样的情绪化。
“我……早期的那些病人就好像是最常见的瘟疫,而中期……又完全是另一副模样,晚期……看起来就仿佛无法医治……”我停下脚步,脸上忍不住的懊恼,“我以为我在杏林居学到了很多,现在看来根本完全不够,但至少我能缓解他们的痛苦,小鸡,我们去采药吧。”
天机营虽然把守着村子,但是外出采药的医者是被允许的,前提是必须有士兵跟随。
“我不去,我要宣扬佛家教义,你找宁甯陪你去。”小鸡一口回绝,这个大和尚说完就直直的转身朝村里走去。
我张了张口,想喊住他,他溜得比兔子还快,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想或者不太敢去找宁甯,我总是会想起他扶起那位少女时候的焦急,还有他脸上的复杂情绪,但是,我总是要弄明白的,宁甯到底怎么了。
我回到村子的中心,这个时候粥已经没有了,大概是为了维护村里的生存,现在的粮食都是朝廷运输过来的,他们正在煮着今天晚上的粥,宁甯看着火,那位姑娘摆弄着大勺,两个人看起来合作的很融洽,有种淡淡的温馨感。
大概是这样的场景我觉得不大好看吧。
“就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吗?”我脱口而出,这三口大锅,就两个人,感觉根本忙不过来的模样。
“这位姑娘是担心我吗?”她笑眯眯的对我说,“不是这样的,平日里会有两位青年帮助我一起,只是今天宁少侠来了,他很厉害,就不用再多的人手了。”
我只是随便问一问而已,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没有说出这句话,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我叫南书,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小女子名林挽歌。”
宁甯自顾自的看着火候,他突然开口:“南南,情况怎么样?”
“不太乐观,这不是简单的瘟疫。”
他没有诧异,反而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似的,他点点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讪讪的笑着,宁甯总是这样,可以轻易看出我的意,而不像我,对他总是一知半解,我总是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始终看不懂他隐藏了什么。不过,或许他可能不能理会我的意了。“不,并没有什么事,我和云衡方才走访了一遍村民,心中对这次的瘟疫大体也有一个数了,现在他去传教去了,我就闲下来了,于是才来看看你们,”
在外人面前,我总是会叫小鸡正儿八经的那个名字,我记得他说过:好歹我也是个大师,我不要面子的啊?
“云衡~?”他挑挑眉,“不是叫陆……”
我赶紧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冲着林姑娘抱歉的笑了笑:“姑娘,这个家伙我先带走了,劳烦你请人再帮一下你啊。”
宁甯乖乖的被我拖走了,我原以为他会留在那里,可是当他毫无反抗的被我拉走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心中的郁气莫名其妙的就消散了那么一些,甚至于在看到林姑娘诧异的神色时,还有了几分欣喜。
拖着宁甯大约走了五十米左右,我不经意间看到他眼睛里满是笑意,脸上一热,放下捂住他嘴巴的手。
“心情好多了?”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如此,我以为他看出了什么,还未等我否决,便听到他说:“我刚才看你脸色很差,是不是病人的情况太糟糕了?”
“什么嘛,我哪儿有脸色差。”我嘀嘀咕咕道。
“就差没把愁容写在脑门儿上了,”他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眉头,我楞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他,或许这个人真的是有魔力的,我发现自己紧锁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怎么突然不让我叫他?之前路上不是说不用客气的叫云衡大师,跟着你一起叫陆小鸡就行了。”
我回过神来,回答他:“不行,不能在外人面前这么说小鸡的,他说过要给他面子,当着旁人的面都要叫他云衡的。”
“挽歌对我来说不算外人。”宁甯淡淡的说,他的表情又变成了那个复杂的模样。
“……”我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她是?”
他失笑的敲了敲我的头:“你也别多想,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毕竟那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也不应该由你承担什么。”
“嗯。”
我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如果这是宁甯不想说的,那就先不问吧,就好像他不拆穿我跟在他身后那样。
“那你陪我去采药吧。”
我这么说,他点点头,接过我背后的箩筐,背在背上。
去采药的地方有些远,但是依照我和宁甯的脚程,肯定可以在天黑前赶回摩云村,因此我们尝试着向袁小棠,想要说服他让我们自行过去,不要派遣士兵浪费时间,谁知道准备好的说词都没用上,袁小棠是一口就答应了我们。
我满头雾水,还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们,谁知道小家伙的回答十分有趣:“我认识宁甯,我听小亭子说过,他是江湖百晓生排行榜上第一的高手,你们要走我也拦不住,况且,你们会跑吗?”
我笑出声来,他这个模样看起来实在是很可爱,也与这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我其实也很关心这些病人,只是所有人都拦着我不让我进去。”袁小棠撇撇嘴,“如果你能治好他们,这摩云村随你进出。”
我听到他这么说,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我郑重的朝他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我和宁甯找到了一座山,在山脚我发现了我要的那种药材,只是这种药材越是潮湿的地方长得越好,于是我提议往里面走一些,他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只是在这座山的深处我们遇到了让我们都意想不到的人。
是香帅,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她嘴里轻轻哼着支轻巧而愉快的小调,手里拈着朵小小的黄花,黄花在风中摇动,她身上穿着的鹅黄轻衫也在风中飘动。其他那些像她这种年纪的女孩子,都喜欢将衣衫做得很合身,甚至比合身更紧些,尽量使自己看来苗条。她却不同。她衣服穿得宽宽的、松松的,反而使得她看来更婀娜多姿。她衣服的颜色也许没有艾青配得那么好,但却更潇洒脱俗,既不刻意求工,也不矫揉做作。她这人就像是她哼着的那支小调,轻松自然,令人愉快,尤其是在这清爽怡人的山岭中,无论谁看到她,心里都会觉得很舒服。
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她和香帅同时看着我们,她脸上带着轻盈的浅笑,脚步轻盈得宛如春风。她走到我身边,声线带着些许奇特的腔调:“我是张洁洁,你就是摩云村那个施粥人吗?”
“我不是,我是才到这里的云梦弟子,是个大夫。”我回答她,她是个很有趣的人,在我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确定了这一点,她和我目前为止见到过的所有的姑娘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对呀,我要是说我有解掉这场瘟疫的方子,你信我吗?”她好像很满意我的惊讶,吃吃的笑了起来,她笑得不但好听,而且好看。她一双小小的眼睛笑的时候是眯着的,就好像一双弯弯的新月。
这一句话,不仅仅是我,就连一旁正在聊天的宁甯与香帅,也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来看着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玩家版主

天然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6815503
经验
3933
人气
0
人品
290
发表于 2018-7-24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发的时候可以把之前的带给连接在开头,这样没看过的也能很好的找到前文,哈哈哈,因为我好像没看过前面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论坛APP|公司简介|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易游戏|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14-2018 16163游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71-89853167 举报邮箱: jubao@vip.163.com